[承古拓新正脉相传 海派花鸟 “新四家”再度联手]

承古拓新正脉相传 海派花鸟 “新四家”再度联手
昨日起将露脸金桥碧云美术馆的“大象复兴——新年代‘海上花鸟四家’著作展”宾客盈门,展出的著作均出自今世上海花鸟画代表人物龚继先、唐逸览、应鹤光、徐立铨之手。新世纪承继“海派花鸟画”正脉的四位花鸟名家再度联手献艺,成为了庆祝浦东开发敞开30周年系列的要点书画展览。

图说:展览海报 官方图

一段温馨友情一段同路真情

  
上海美术圈的艺术伯乐、原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徐昌酩于2018年去世。生前他见证了这五位艺术家在上海文艺礼堂举行的“浦江流芳”联展,特别为展览作了序文。他写道:“(五位)画家摒弃形式上的哗众取宠,阻隔对西方艺术的盲目崇拜。他们深知站在承继传统根底上的立异是艺术开展应当遵从的规则,然后怀着对传统文明的自傲,饯别适意精力的回归。”

  
此次展览十分惋惜地缺少了上一年刚刚离世的江寒汀入室弟子陈世中。浦东美术家协会主席、艺术家徐立铨说:“此次展览时刻恰逢陈世中先生去世周年,以这场花鸟联展表明思念。”

  
追溯前史,海派绘画自成门户。早在清朝道咸年间,上海不少画家师承“扬州八怪”,学习西洋技法,寻求时髦立异革新以习惯社会需求,遂被称“海派”,这是一场我国百年画史上引领潮流、开习尚之先的艺术革新,在我国画坛激起具有划年代含义的波涛,影响力连绵至今。而“海派花鸟画”最早构成于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其间代表人物是“清末海派四杰”的虚谷、任伯年、吴昌硕和蒲华,均以适意花鸟画见长,创始了传统与立异兼容并蓄的画风。上世纪60年代,上海画坛又现“海派花鸟画四大名旦”,代表人物为江寒汀、张大壮、唐云和陆抑非。他们有着相同的爱好、类似的艺术阅历和绘画风格,他们杰出的适意花鸟画绘画艺术成果,引起画坛、学界广泛爱好,他们的著作至今仍是保藏商场的宠儿。

图说:徐立铨的花鸟 官方图

  
现在,海上适意花鸟画迎来春天,其间特别以龚继先、唐逸览、应鹤光、徐立铨等四人被视为中生代画家中的佼佼者,被誉为“海派花鸟新四家”。四位画家中,除了徐立铨最年青,其他三位画家均年逾古稀,都是丹青问道、翰墨行旅达半个多世纪之人。纵观艺术风格,他们传承经典而又不乏立异,斗胆挥洒又不缺细腻。他们的著作源于日子又高于日子,形出日常又贵在逼真。

图说:应鹤光《苗岭春韵》 官方图

海派花鸟后继有人再迎春日

  
龚继先早年师从北派的齐白石李苦禅,到了南边与海派跨界交融,发明了大气磅礴又细致入微的风格。这是一种北派之质和南派之文的交融,好像骨和魂的结合,画风俊美而细腻,线条沉厚而坚韧;唐逸览是唐云之子,从小耳闻目染,且与父亲经常协作。唐逸览早年研习江寒汀、张大壮等人的创造,17岁时考入上海美专,与陈逸飞等都是校友,结业后则被分配到上海我国画院正式师从父亲唐云专攻花鸟画;应鹤光师承的是岭南画派,但他自觉承受海派老少皆宜特征的熏陶,持之以恒地深化日子,擅于体现大众脍炙人口的花鸟蔬果,构成了“岭南颜色,海派翰墨”的特立风格,出书过美术根底教材的他,笔下的花鸟画亦中正雅逸得可谓范本,他的画面呈现出野逸娟秀的诗境,观赏性颇强。

图说:龚继先《一夜飞霜染丹砂》 官方图

  
作为吴昌硕的再传弟子,徐立铨有厚实的翰墨童子功,他的花鸟画是从学习吴昌硕大适意下手的,一方面他保留了缶翁画派用笔厚、重、大等古风用笔及共同气韵,另一方面,他又在不曾停歇的写生中连绵不断罗致营养,以至于他简直每幅画都有来源于现实日子的“出处”,都能说出是在哪里写生得来的创意,往往仔仔细细在日子中调查好所欲体现的目标再胸中有数地落笔。他曾深化内蒙古巴颜淖尔盟调查不同时节的葵园,感触国际万物的生生不息,也曾在海南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调查南国的木棉,感触木棉的火热壮美、铮铮傲骨。一年四季品种繁复的花卉徐立铨现在都能信手拈来,将其描绘得神气活现。

图说:唐逸览《杜鹃花放满枝春》 官方图

  
艺术评论家王琪森称,他们的著作凸显了正宗的门户传承、精当的艺术取向、明显的创造寻求和激烈的审美张力,在上海甚至全国的花鸟画界具有标杆含义。此次展览不仅是海上艺苑的盛事,亦是不忘初心的守望,更是悟道宏法的审阅,显示了一种可贵的文明自傲和可敬的从艺抱负。评论家恽甫铭指出,传统性、今世性和独立性,是查验画家能否与时俱进独步画坛的重要标尺。龚继先、唐逸览、应鹤光和徐立铨的花鸟画,都是从传统的门户中脱胎而来,而且力求自出机抒,体现出激烈的特性,比起他们师承的长辈终有胜蓝之誉,更有年代的明显印记。

  
展览继续到11月27日,由上海美术家协会、上海书画院、浦东文联、浦东新区金桥镇人民政府主办。

唐逸览《杜鹃花放满枝春》